奋斗新时代 筑梦无人机 - 记通飞航空总设计师刘宾

所属栏目:首页图片新闻作者:本站编辑阅读次数:2119更新日期:2023/7/19

【“奋斗达人”故事会】奋斗新时代 筑梦无人机——深圳通飞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总设计师 刘宾

编者按:

      为推进“弘扬爱国奋斗精神、建功立业新时代”活动深入开展,市委统战部组织举办了“奋斗达人”故事会,通过展现各有关单位推荐的党外知识分子代表人士工作事迹,发挥身边榜样的示范引领作用,不断汇聚推动沈阳振兴发展的磅礴力量。现按姓氏笔画排序,陆续将11位代表人士的工作事迹进行宣传推广,以飨读者。


刘宾,深圳通飞航空科技有限公司总设计师。天津大学无人机联合研究室副主任,民航局UAS注册机长、飞行教员。1997年开始从事无人机研究工作,拥有多项国家专利,2004年任中国科学院自主直升机平台项目研究员,2005年受聘为国防学院教授、学科带头人。系“复合式共轴反桨直升机”政府科技项目负责人,设计作品多次在国际无人机大赛上获奖。近年致力于无人机科普公益事业,筹建无人机博物馆,出版有无人机漫画、飞行教程等图书。

        

创业:和中国无人直升机一起成长

图片


在从事无人直升机事业之前,刘宾曾在法院工作近十年。首次提出网络化办公的概念,1997年制作了档案管理软件和诉讼文书索引系统,并录入了我市两级法院第一套电脑庭审笔录。所有人都以为他将在法院大展宏图时,他提出了辞职。当决定想和无人直升机一起成长时,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白手起家。

在最初创业做竞技直升机时,国内的技术并不成熟,买一个R/C直升机玻璃钢外壳需要1600元。刘宾设计制造出摔不坏的飞机外壳,每套仅售价50元。因为质量好价格低,刘宾一时间受到了国内外不少同行的排挤和攻击。

“人要有梦想,而我的梦想,是亲手做出一架直升机飞上蓝天。”他认为,科技就是要造福大多数人。不依赖进口,让普通竞技飞机爱好者都能实现飞行的梦想,何乐而不为?当刘宾筹措了一百多万生产出了第一款30级甲醇动力竞技直升机,并申请到了第一个专利时,他知道长久以来的梦想飞上蓝天了。这可以说是我国第一款自主设计的甲醇动力直升机,比国内其他同类产品早了5年。通过网络和各种媒体的报道,“阿宾哥”国产竞技直升机得到市场认可。刘宾不断接到国内外的批量订单,业务范围覆盖全国并出口美国、日本、新加坡、俄罗斯、墨西哥、阿联酋等国家。


创新:国内首创复合式共轴反桨直升机

图片


在设计竞技直升机的时候,刘宾琢磨着共轴直升机的任务载荷能力、操作的安定性都非常强,尽管国内一直没有比较成熟的可变距共轴直升机结构,但可以先从仿造俄罗斯共轴结构开始。然而,刘宾的启动资金刚刚凑齐,公司突然出现了人事变动,职工全部离职,成品飞机也被拉走,甚至房子和车都一起搭了进去。

那段时间,刘宾咬着牙坚持。他注册了淘宝账户,集中一二代无人机的库存产品,按成本价线上线下并轨销售。即便如此,还是远远不够研发费用。好不容易做了一款样机,转速时高时低,甚至坠机,每次意外就损耗至少5000元。以至于最后没有钱做起落架,干脆钉了一个木头箱安装在直升机下面。在共轴样机测试过程中,刘宾突然发现了俄罗斯的卡系列共轴直升机的航向控制也是存在隐患的。如果是结构存在问题,那就意味着自己辛辛苦苦、投入了自己全部家当来制作的共轴设计是失败的!一整天,他不吃不喝不说话。如果继续按照传统的方法设计,势必走入死胡同;如果改掉设计结构,那还是共轴吗?刘宾想起当初自己设计共轴直升机的目的,既然想让它的操作更容易、任务载荷更大,那就保留载荷优势,改变尾旋翼转向工作原理!

2011年,这款耗时数年研制成功的任务载荷更大、留空时间更长、抗风能力更强、安全性更高“复合式共轴反桨直升机”在“中航工业杯国际无人飞行器设计大赛”中成为唯一获奖的民营企业,2013年再次取得了实用性比分第一名的成绩,中央军委副主席、空军司令员许其亮同志参观后给予高度评价,被列入政府科技计划项目,央视科技频道制作了专题进行报道,同年刘宾与马斯克“龙”火箭发射的卫星成为了《航空设计与制造》国际版的封面人物。



创青春:见证中国无人机从弱到强

图片


与中国无人机同轨而行,刘宾曾攻破过无数技术难关。2003 年,当时大连进行四环路线路改造,需要在原供电线路基础上再架设一条新的电缆,刘宾改装后的遥控架线直升机通过挂绝缘绳、合理布线等方法飞越了供电线路,执行了不断电情况下的架线作业。这是国产无人直升机第一次进行工程应用,同时也是国内第一次采用遥控直升机进行架线。2004年,刘宾受聘为中科院自主直升机飞行平台项目研究员,参与了2008年之前机器人国家重点实验室所有无人直升机的研制工作。

中国奥组委主席2005年刘淇看过刘宾设计的中继转信直升机后,建议将此款设计用于北京奥运会安保工作,并装备了中国第一批数字化应急指挥车。那段工作的经历,使刘宾系统地整理了无人机理论和研发的流程体系。

2006年,刘宾带领团队加速完成了第二代产品——260汽油动力直升机的定型工作。这款机型具备了任务载荷和抗风能力,是无人直升机跨越式的发展,也是工程无人机实际应用的基础。此时,有人提出将无人飞行器玩具化以迅速转化经济价值,刘宾却更加坚定选择了无人飞行器工程化的道路,尽管放弃了巨大的市场利润这块蛋糕,但他认定工程化应用更能解决飞行平台的结构核心问题,是无人机平台技术长期的基础。

2014年,80cc的工程无人机设计成功。接下来,他把目光转向高原,高海拔一直是飞行器难以突破的瓶颈,因为空气稀薄,传统的活塞引擎和单旋翼直升机的升力面积无法实现期待的任务载荷,甚至无法起飞, 2021年初,刘宾的85公斤级200cc共轴无人机设计完成,在西部战区配合下,走入祁连山演练场,于海拔4000米以上的高原地区完成了震撼飞行。

“能在年轻的时候与无人机专业这样一个新兴的学科一起发展,我很幸运。”刘宾曾经给自己定了目标——建立健全多元化的救助体系,即空地救援网络体系。可以覆盖国防、安保、救灾、救援、监控等诸多应用领域,在需要时,能够打开生命救援通道,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创未来:帮助孩子建立科学思维能力

图片


经过二十多年的坚持不懈,刘宾成功研制出了全长1.5米—6米(5公斤—350公斤级)三个系列、近二十品种的不同排气量的直升机。近年来,他又成功研制基于尾推结构的复合式高速直升机,使直升机的飞行速度可以提升20%-30%。

“技术只能推动科技,观念可以改变思维。希望孩子们能共享我的经验,拥有独立意识和现代意识。”在设计无人机之余,刘宾开始关注公益事业和科普教育。曾在三处场馆进行无人机陈列展示,为学校捐助无人机科普器材,建立无人机博物馆……

2016年起,刘宾在新华书店晚八点讲堂开课,为中小学生和飞机爱好者做公益科普,讲授无人机知识和辽宁历史文化;并编绘出版了无人机理论教材和漫画科普读物,不仅将航空知识融入科普教育,而且关注青少年历史文化教育,以期全面提高国民科学素质。

刘宾说:“设计制作无人机的过程是充满挑战的,我很少遵照传统标准,而是从实践应用中寻求解决方案,虽然它执行起来会很寂寞。以前我宁愿在无人直升机领域孤独前行,现在,我希望以二十余年的无人机技术为中心,和更多人分享成功或者失败的经验,改变观察世界的视角,完成初心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