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了汪峰头条的神秘无人机

所属栏目:行业新闻作者:本站编辑阅读次数:5014更新日期:2023/7/21
抢了汪峰头条的神秘无人机 
求婚神器?航拍利器?送个“鸽子蛋” 飞行器成人气王
 
 
汪峰终于上头条了!抢风头的却是那个载着9.15克拉“鸽子蛋”从天而降的飞行器。传说中的“定情使者”求婚神器引人瞩目,“汪峰同款”成为近期淘宝搜索热门,外媒关于汪峰求婚章子怡的报道更是将所有焦点集中在微型“无人机”上。到底是汪峰带火了无人机,还是无人机为汪峰上头条助了一臂之力?总之,这个“反客为主”的主角一时风头无两。
其实航拍飞行器受青睐这并不是头一遭,《爸爸去哪儿》大量航拍镜头靠的正是旋翼航拍飞行器,越来越多的影视剧拍摄也会用到无人航拍机,除此之外,房地产商销售、农业林业监测、消防电力巡检……甚至有报道称无人机或可成为未来快递工具、紧急救援帮手,原本听来高大上的高科技产物,似乎越来越接地气。究竟如何理解无人机概念?为何近年来航拍飞行器备受影视拍摄垂青?到底无人机还有多少和生活接轨的神奇应用……新报记者多方连线相关人士,力图对无人机火热背后的真实情形一探究竟。
 
“汪峰同款”算不算无人机? 空中航拍更有排场 
 
“汪峰求婚那个准确的叫法应该是多轴飞行器,严格说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人机。”天津大学无人机研究室副主任刘宾强调,依据民航局概念,机身重量在7公斤以下的自主飞行器属于微型无人机,如果是在半径500米距离、高度120米内的视距内遥控飞行,那么就属于体育局管理的航空模型,而不是民航局管理的无人机,“这点在中国人的思维里容易混淆。”因此根据概念定义,个别媒体把这种室内微型遥控飞行器称作小型无人机不够妥当,在局方的法规中“小型无人机的空机重量应该大于116公斤小于5700公斤,那么这么大的飞行器,即使是满足最低要求的直升机直径也要在3.6米左右,真要是小型无人机在送钻戒求婚,这个婚礼现场就没法坐人。”无人机123网站站长大树则认为无人机的概念相对宽泛,“无人驾驶的任何工具都可以称为无人机。”通俗意义上的无人机涵盖无人飞机混杂航模的概念,对于一般消费者来说无人机大多就指遥控飞机。飞禅航拍团队策划、导演杨崇宇直言,一直以来大众心目中的无人机概念都有些模糊,“我们在影视、广告中的航拍,用的其实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无人机。”他理解的严格意义上的无人机应该是电脑设置程序后自主飞行,有的飞行距离甚至是在人肉眼看不到的范围。至于现在大家常说的“无人机”实际上是指人工操控的航模。
不过无人机行业研究员王曰月对此有不同看法,“从操控上讲,其实所有无人飞行器都是需要有人操作的,拿着遥控器还是坐在机房没有根本区别。就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人机一样需要实时监测,并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更改和处断。”至于所谓的路径规划也只是一个附加功能,不能作为界定标准。王曰月说,目前全球各国对无人机的定义都有区别,“我觉得没必要一定给出一个标准,这种所谓的标准只在无人机从业人员作业的时候有实际意义——多大级别的无人机,在执行任务时需要报备空管并申请空域,经相关部门批准后在指定的时间和地点执行飞行任务。”
汪峰只不过借“无人机”送婚戒,事实上,利用微型飞行器挂对联、真情告白、戒指的同时,还可以挂上摄像机来拍摄主场景。早在汪峰之前,杨崇宇就已经设计策划过不少这种求婚场面。“我们叫‘低空航拍’。拍下摘戒指、喜极而泣等场景,再将飞行器慢慢升上去拍摄全景,那就是不同高度视角的空中拍摄。”至于汪峰惹人注目的“无人机”求婚环节,杨崇宇猜测价位大概在几千块钱。
然而“一场浪漫”在不少爱好者眼中却并非完美。“汪峰这事我非常反对。”对于王曰月而言,利用微型无人飞行器送戒指的做法实在欠缺安全考虑——多数飞行器在室内飞行使用2.4ghz或者5.8ghz频段的遥控器,而无线麦克、音响等都会对类似频段造成干扰,一旦飞行器失控,就会造成坠毁甚至伤人,“不仅仅存在风险,而且风险非常高。”刘宾在2006年前后也间接帮朋友在婚礼上送过戒指,“尽管送戒指这种事航模就可以做,但航模和玩具还是有所不同。也有人用‘看起来差不多’,但价格便宜的玩具来送戒指,因采用的控制模式、陀螺仪的原理完全不同,造成了很多不好后果。”有现场撞到酒杯塔的、砸到观众席的、伤到新郎手指的、解不下来戒指的,还有因沟通不到位导致遥控飞行过程中灯光师为烘托气氛却关掉现场照明灯光的……“形式虽好,但安全始终是第一位的。”
 
“高冷”概念变玩具”靠谱吗?《爸爸去哪儿》的低成本航拍 
 
汪峰求婚,飞行器成了主角,各大电商网站的部分商家甚至直接打出“汪峰同款”的旗号作为噱头。“无人机”的概念好像不再那么曲高和寡,而是越来越贴近大众生活,越来越接地气,“消费级无人机”这一现代概念也随之而来。
“无人机进入消费市场的时间并不长,定位含义都有待明确,很多遥控玩具飞机、航模叫被称为‘无人机’也是处于商业目的考量——希望产品听起来更高大上一点。”相对于军用无人机可以挂载武器、农业植保无人机可以打农药等专业用途,大树说如今不少民用无人机主要还是应用于航拍,虽然显得没那么高不可攀,但可能也会让很多人觉得“只是个玩具而已”。对此杨崇宇感同身受,淘宝上用百元价格就可购得的“无人机”,他始终持保留态度,“我觉得炒作成分更大一些,一百块钱买个无人机?只能是玩具吧,个人感觉一千以下的可以说都是玩具。当然你可以玩得很开心,但玩和专业是两码事。” 刘宾同样认为这个价格未免太过“任性”,“通常是用玩具冒称航模或胡乱称呼为‘无人机’的行为。”无人机的控制地面站系统最少也要十万元左右,几百元就能买到自然啼笑皆非,“就是一个陀螺价格也在几千元。”
刘宾回忆,中国无人机的概念是在伴随着其在农业、电力等领域的应用宣传才开始“知名”起来。在无人机航拍功能没有成熟之前,要获得航拍视角必须用直升机或者摇臂,不过后两者费用高昂一定程度限制了不少拍摄,相比之下,旋翼飞行器的航拍具有极其方便和低廉数十倍乃至上百倍的成本优势。不过刘宾认为对于影视拍摄,航拍飞行器并非是要取代摇臂或有人驾驶飞机,只不过无人飞行器有自己独到之处,“是120米以下飞行角度的补充,比如从地面一个镜头升至空中,或者从城门中穿过的震撼镜头,再比如从跨江大桥伴随火车呼啸同行再从桥下穿过等。”
此前大热的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可以说是无人航拍飞行器用于低成本航拍的有力代表。杨崇宇坦言,《爸爸去哪儿》使用的是携带运动摄影机的微型飞行器,平均每天的使用费用应该在几千块钱上下。“影视剧租摄影器材如果只用一两天最多打八、九折,但如果用几个月折扣肯定相对好,应该就是我们所说的打包价,航拍也一样,所谓薄利多销。”对比一天动辄十几二十万的载人直升机和“万八千”的大摇臂,无人飞行器自然颇具市场竞争力。“国内无人机尤其近两年突然大势发展起来,的确和软件技术的飞跃发展及旋翼飞行器的模块化有关联。当然从专业角度考虑,可能有些飞行器终究还是没法流水线生产,最多一年几十台。”
国内还没有无人机概念的时候,影视剧航拍大多靠载人直升机,“一个小时几千块,拍一天就十几二十万。”杨崇宇记得那时候航拍成本相当大,如今凭借无人机技术,几万就可以搞定航拍镜头。在刘宾的记忆中,国内尝试在影视剧中运用航模航拍是在1990年左右,国内新闻媒体第一次使用旋翼无人机执行电视直播任务是在1999年的端午节,“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多人鱼目混珠,比如有的团队不成熟,像冯小刚就邀请过不入流的团队用遥控航模航拍,结果几公里的炸药响过,却什么都没拍到。”大树认为无人机行业的发展推动了航拍业的发展,“现在要获得优质航拍画面的微型航拍飞行器最低几千块钱就能搞定。”
 
无人机还能用在哪?安全问题最关键
 
求婚神器、拍摄利器……无人机究竟还有哪些和生活息息相关的应用领域?
“可以应用到更多领域,所谓航拍器、快递员、护林工、消防员……我觉得无人机的使用空间是巨大的。”在无人机上装个农药筒,可以实现边飞边洒农药的农业需求,在林业方面,除了洒农药还可以护林——飞翔过程中观察有无盗砍盗伐、树木病害等问题。大树提到,无人机目前比较成熟的应用就是航拍,其次是农业植保、测绘勘测,“军事方面肯定也是相较于其他更成熟的应用,还比较成功的是无人机电力架巡线功能。”同时大树也透露了一些目前尚在尝试的新鲜运用,“室内应用,比如传递酒水、上菜之类。”室外应用除了“无人机快递”,还有紧急救援治疗,“比如一个心脏病患者在拥堵的北京二环发病了,救护车根本无法开进去救人,这时候就可以用无人机快递药物过去。这样的救护无人机已经被荷兰工程师研发成功。”大树还谈及美国在边境启用无人机巡逻的应用,“不过这个其实也是利用的航拍功能。”
刘宾表示,无人机应用领域的确广泛,需求领域远远高于想象。“但我认为,真正的无人机工程应用应该是任务载荷在30-100公斤级的轻小型无人机市场。现在7公斤以下的微型无人机工业应用还不成熟,单纯的挂个照相机是不行的,比如说消防救援用无人机,我们不是只单纯地看到它,还要用它执行一些任务指令,包括发射救生引绳、抛投救生物资、打开排烟通道的爆破装置等。”他感觉现今的无人机应用还是集中在微型飞行器上,较多的讲求概念,但就无人机本身技术而言,如任务载荷的实现、抗风能力、留空时间的硬性指标仍存在明显弱项,飞控也只是做到点对点的飞行,“很少有空中避让、编队重组、舰载着陆、空中加油、一站多机等方面的考虑,另外无人机如何与物联网的协调沟通都是问号。”
广受热议的“无人机快递”,杨崇宇认为实行起来有待商榷。“飞行途中,万一不知哪儿拉了一根电线、有了一棵树、新建了一栋建筑等,飞行器规避不了,撞上去直接就摔了,这是城市范围内飞行的绝对难度。另外还有续航能力的问题,返航时万一不够电量飞回来,是否能有技术人员帮忙换电池或充电……”杨崇宇指出,这些因素都是“无人机快递”不够成熟的地方。刘宾认为“社会上普遍存在的对无人机送快递的字面理解是错误的,现有技术本身就有问题,不可能实现对终端客户的直接递送,而无人机在快递公司的应用初衷就是物流,简单的说就是点部与点部之间的递送,比如在新疆等偏远地区、交通不便,每年快件又不多,这样就可以用无人机来实现在物流中转部间的运输,然后再由快递员送给终端客户。另外,在中国,无人机并非是无法可依的,但通常在商业运行的过程中,这些航空法规被断章取义的曲解,比如淘宝与圆通联合搞的所谓无人机送快递就是一次商业行为,首先,飞行员没有无人机系统驾驶员操作资质,其次,飞行器没有经过备案,且无许可证,飞行计划没有报批,这些低空、小型、慢速飞行器通常会影响到社会的公共安全。”王曰月说,美国亚马逊筹备无人机送货都是送往偏远地区,“可淘宝跟某姜茶搞的无人机送货都是一线城市,前者是从实用角度出发,安全为先,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但反观后者却纯粹噱头。”使用无人机,是为了安全、便捷地达到人力所不能达到的地方。“比如电力巡线、高速公路巡查、林区火场监测、高空大气监测、海岸线巡查、边防巡逻等等,现阶段无人机的智能水平,在人口密集地区是不适合大范围应用的。”
不过对于无人机应用,王曰月依然非常看好,“但要看怎么用。”然而由于消费级的微型无人飞行器大都采用多轴反转的机械结构,结构简单,飞控的稳定程序也相对容易编写,这样一来大大降低了微型无人飞行器的入门门槛,但这样也“就势必造成各种危险,这也是一定程度上的弊端。”对此,身为航拍导演的杨崇宇深有感触,“通常意义上的单旋翼直升机是很危险的,如果失控下来砸到人,一米多长的主旋翼、以一分钟几千转的速度瞬间落下来,直接能把人切两半,这在国内外都有案例。汪峰求婚的那种多轴机虽然失控后果没那么严重,但飞过来用手挡一下胳膊也得划个口子。”多轴飞行器相对安全可控,但就像电脑、手机也会突然死机,飞控系统在空中突然“死机”就是不受遥控器控制从空中摔下来,单纯从技术角度来讲,飞机起落自身客观存在一定危险性,“因此规避风险的最好做法就是保守。宁可不赚那份钱也要保证安全。”刘宾补充到:“无人机是用来飞的,而不是用来摔的,当发生坠机时造成的伤害都是非常的巨大的,而不能以旋翼的面积来计算,传统的单旋翼直升机本身是有翼型的,厚的在前,而多轴是的旋翼多是马刀桨,这样解释多轴飞行器就更为危险了,如果通过比较谁的伤害性大来评论无人机是不科学的,无论什么情况下,无人飞行器的安全都是首位,执行飞行任务的飞行器必须符合适航标准,电子设备要遵循无线电的管理规定,无人机飞行员也一定学习飞行法规,考取无人机系统驾驶员飞行执照,无照的黑飞必须要打击,现在我们见到的更多的还是略带娱乐色彩的微型无人飞行器,如果管理无序,当数十公斤甚至以吨级来计算的工程无人机出现在融合空域飞行时,就是极其危险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