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刘宾-为设计直升机而生的人

所属栏目:公司动态作者:本站编辑阅读次数:2052更新日期:2023/7/21

访谈:刘宾-为设计直升机而生的人

发表于2012-10-07 08:25

刘宾今年35岁,1997年开始接触甲醇动力直升机,2002开始直升机设计工作,2004年受聘为中科院“自主直升机飞行平台”项目研究员后,进入无人机设计领域;2005年受聘为北京国防科技学院教授、学科带头人;2006年辞去国家公职,同年组建无人飞行器设计公司,2007年推选为铁西区政协委员,2010年起兼任天津大学无人机联合研究室副主任,其六十余款无人机设计被档案馆永久收藏,并设有展厅对外展出。至今拥有“油动多用途直升机”“流线运动型直升机机体”“仿生学直升机设计”等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在航空航天领域拥有3个商标。20111026日他设计的“复合式共轴反桨直升机” 在中航工业杯国际无人飞行器创新大赛上取得佳绩,也是国内唯一获奖的民间实验室。

    上学时刘宾就是个人兴趣广泛的人,他喜欢历史、热爱收藏、迷恋飞机,直到今天这些爱好也没有改变过,唯独不同的是,现在他对飞机的迷恋已经演变到自己设计飞行器,高兴的时候也会拉上动力伞,驱车到大草原,翱翔于蓝天与白云之间,他说,机械是所有男人的梦想,他就是一个为了设计直升机而生的人,而我们更关注的是刘宾与他的直升机一步步结缘的故事。

 “一个为设计直升机而生的人”

   记者: 刘宾你好,飞行是人类千百年来的梦想,但对普通人来说无人机直升机这个学科还是比较陌生的,首先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您的设计可以应用到哪些领域吗?您是如果攻克这座堡垒的?

刘宾: “我们是一家由民间资本来运营的无人直升机设计公司,在天津大学有自己的无人机实验室,所谓无人机就是无人驾驶飞机的意思,可在监控、农业、军事、救援、林业、反恐等领域广泛的应用,对我们来说,当你很有诚意地去和无人机进行交流的时候,它并不是面对一座堡垒的感觉,而是一种乐趣。”

  记者:你是个兴趣广泛的人,当初是因为什么原因使您进入这个领域的呢?您的第一架飞机是什么样的呢?

刘宾:机械是所谓男人的梦想,和女孩子小时候喜欢布娃娃一样,男孩都喜欢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特别是能飞的东西,上学的时候就玩些几毛钱的手掷自由飞模型,正规的可以烧油(甲醇)的竞技飞机是十七岁买到的一架遥控的固定翼飞机,全套价格大约在4千元左右,资金来源是自己当年的邮票投资,这就和我的收藏爱好有关联了,上学时我压根就没有传统男生的爱好,唯一喜欢的就是收藏,一版面值16元的邮票发行的第二天就卖到196毛钱,根据自己收藏古画类邮票的直觉,我把几乎自己当时所有的钱都用在数十版的“虢国夫人出游图”邮票上了,当自己下定决心购买这架油动的遥控飞机时,每版”虢国夫人出游图“已经卖到了160元一版。尽管当时到集邮市场上出售的时候因为自己年龄小被人强买强卖了一部分,但还是轻松的拿到了买遥控飞机的钱,遗憾的是,当时把飞机想的太简单,当成玩具了,那是一款在我手中从来没飞起来过的奢侈品,原因是没有适合的飞行场地和飞行经验,于是心里开始惦记能垂直起落的直升机。

记者:您说的遥控竞技飞机是一种怎样的概念,您第一架可以飞行的直升机是什么样的呢? 遇到什么挫折了吗?

 刘宾:竞技飞机是一种国际竞技比赛使用的正规飞行器,以F3A\F3C为例,F代表国际航联,3代表无线遥控,A代表固定翼飞机,C就代表直升机了,正因为专业,才使自己对飞行器更加的痴迷,并且不断的学习其中相关的航空知识,当时日本人的竞技直升机全套最便宜的大约在16千元人民币左右,以自己当时的经济能力只能买一套价格在7千元左右的2手直升机,当时头疼的是,飞行练习的时候总是因为操作不熟练而有些在所难免的磕磕碰碰,买配件都要从日本定购,邮寄到沈阳已经半个多月了,期待一种东西的过程是很非常着急的,于是自己能做的配件开始手工制作,尾旋翼就用油桶剪个外形,然后用胶粘,最后打磨成型,对工艺和技术要求也不高,只要能飞就行,再后来开始自己投资开模具做易损坏的直升机配件,接触一年多,明白了不少航空知识,就发现日本人生产的竞技直升机原来也有很多的毛病在里面,比如,控制飞行动作的拉杆部分,一根推拉杆的安全性差,剧烈飞行时容易造成飞行的意外,于是我就开始计划设计心目中的更安全的双推拉结构直升机,说服了亲属后,筹措了大约120多万量产出了我的第一款30级甲醇动力竞技直升机,并申请到了我的第一个专利。

  记者: 他的用户群是谁?你的这款设计后来投入市场了吗?对您以后的设计有什么影响吗?

  刘宾:既然是竞技直升机,她当时的用户客户还局限在飞行爱好者上,说到投入市场倒是件十分很无奈的事,到2001年左右,我的直升机已经经过数次的飞行测试了,但国内还没有其它企业进行同类直升机的生产,有一天我把这款直升机给爱好者看,他问我哪设计的,我说是国产,人家不知道是我做的,看都不看就说‘国产的,飞不了!’,于是我给他看这架直升机的各种飞行视频,他接着说,‘录像里飞的是进口件的直升机,给你的直升机都是国产件的,你看你手里的飞机多粗糙啊!’,在崇洋媚外的年代,我感觉是那么的苍白无力,一周后,我把这架直升机指给另外的一个爱好者看,他同样问我是哪做的,当时整架飞机就发动机是美国的,我就指着发动机说是美国的,他以为我说的是整套直升机,仔细看了半天后,伸出了大拇指说:‘你看人家美国的飞机,多大气啊!’……,这是让我终身难忘的事,于是我只能到国外注册了一个海外公司 “美国飞驰航空科技有限公司”,自己辛辛苦苦完成的第一款设计于是变成了美国货,心里多少有些不太舒服的感觉!

因为自己做的事冷门,自然引起很多传媒的关注,后来通过网络和各种媒体的报道,我做直升机的事就传播出去了。一段时间后,决定干脆做得更狠点,日本人当时卖给我们直升机的玻璃钢外壳每个要1600元,但直升机一摔,机壳就坏掉无法修复了,本身我是有抗日情结的,我不会对日货打打砸砸,日货好的地方,我们保留,然后改得比它还好再卖给中国人,这样日本人就赚不到中国人的钱了,于是我花了8万元开了吹塑料模具,采用泰国料做了全包流线运动型直升机外壳,模具不算,量产后每套生产成本是196毛钱,于是我就卖50元一套,而且这款机壳和油桶差不多,还摔不坏,日本人卖1600元的东西我们就卖50元一套,爱咋咋地!我觉得这就是抗日的最好方法,但同时多少也引起国内一些卖日本产直升机的商家敌视。

 产品销售要从之前开始说起,1998年国内找我串换配件的爱好者已经很多,但我1996年已经在法院工作,不能从事第二职业,于是到工商局申请注册一家网络公司推广这款产品,看看能否只在网络上做,中国1996年有C网,我是第一批互联网的用户,所以也首先想到了网络的力量,但1998年对大家来说,大家普遍对互联网还很陌生,当时的工商局工作人员也是一头雾水,说什么也不给我注册这家没有销售地址的网络销售公司,后来只能让家属辞去原来的工作,来运营销售和服务接待的业务,当时的销售量还是很可观的,看到自己的产品被认可,确实很有成就感。

记者:您的竞技直升机后来是如果走入工程领域,后来又如何进入无人机领域的呢?

刘宾:2003年之前体育竞技直升机一直是自己的爱好,走入工程领域就是一次偶然了,之前东北送变电工程公司的穆宝鼎工程师在电力系统的一次活动上看见过我飞行直升机,提出能否用这款可遥控的直升机来执行电力系统的架线任务,当时的想法是在原始森林和山区架线的时候,很多珍贵的树木不能砍伐,给架线作业增加了很大难度,在比如跨越农民庄稼果园的时候,传统架线方法会造成农作物受损,水面跨越需要封航等等。后来邀请我们与送变电公司的技术处合作,2003年的非典之年,大连进行四环路线路改造需要在原供电线路基础上再架设一条新的电缆,传统施工方法必须停电,而停电的损失就太大了,于是我们的架线飞机通过挂绝缘绳、合理布线等方法飞跃了供电线路,执行了不断电情况下的架线作业,政府、银行、医院等单位都避免了断电情况,这是我们的直升机第一次进行工程应用,同时也是国内第一次采用遥控直升机进行架线,央视和很多媒体也进行了报道!

有意思的是,当时是非典最重的一年,自己私自跑到大连,还被原工作单位法院给了一个通报批评,呵呵,这些想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2003年底,在美国长期从事无人机研究的韩建达主任回国后找到还在法院工作的我,这样我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完成的设计和制作材料的选型加工过程其实就是无人机技术的基础,也正确的理解了国际上对无人机UAV的概念,将我引入了无人机领域,原来体育竞技用的直升机和无人机还有着结构上的相互关联,后来韩主任负责组建中科院的无人机研究室,邀请我加入设计团队,当时自己建议了固定翼无人机占用场地大,起飞条件苛刻等特点,建议只选择无人直升机项目,直到现在,中科院的无人机研究室还只从事直升机方面的研究,这样20045月,我被受聘兼职为中科院自主直升机飞行平台项目研究员,参与了2008年之前机器人国家重点实验室所有无人直升机的研制工作,我很感激这段工作的经历,她使我系统的学习了无人机理论和科学系统的研发流程。

记者:你从自己的爱好到自己设计再到进入无人机领域,觉得自己和航空院校科班出身的人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刘宾:一切都是爱好在引导我,我做起设计来是幸福的,甚至做梦都想直升机,毫不夸张的说,有些设计就是在梦里受到的启发,在我的身边总有个小本子,有什么新的想法,甚至是在梦里梦到的,马上就用小本记下来,沉淀几天后再好好考虑一下设计的可行性,如果可行,就继续做,如果不可行,或者设计理论解释不过去的地方就放弃。

在量产的时候,我要接触很多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刚开始是入门时的基础常识,后来是设计阶段的空气动力学,还有生产阶段的材料学,不懂的人看一款飞行器,就认识铁和塑料两种东西,但实际上飞机上应用的所谓工程塑料就包括ABS、尼龙、树脂、聚甲醛、碳纤等等,在投入了自己的所有资金的时候,你是没有退路的,逼着你还得认识各种轴承、了解铝的标号、材质的硬度,还有很多氧化、电镀和热处理工艺,还得明白注塑、吸塑还有发泡工艺的原理、脱模的位置等等,现在想起来都辛苦,有时候设计走了弯路、累的时候一想,如果再活一次,我再也不碰这些东西了,太不容易了,过段时间一想,可能是我上辈子欠直升机的,要不我就是注定就是为设计直升机而生的,认命吧!

再有,现在的设计过程也和以前大大不同,以往可能是先出实物,然后再找理论根据,而直升机设计越来越大,技术含量越来越高,所以我也更为科学严谨,图纸出来后都是先论证,然后再无数次的电脑模拟,耐疲劳测试,最后才是试产,这也是一个整体高度的提升。

最痛苦的不是有人说我是非航空类科班出生的,反倒是自己青春有点缺项,因为那时候国内还没有无人机专业,我就是想学习些东西,都要从零散的资料中自己去总结,这些过程都给了我带来了丰富的经验积累,尽管自己不像其他同龄人的休闲时间一样,可以去唱个卡拉OK、洗个桑拿、打个麻将、谈个恋爱什么的,但想想,自己已经在引导一个新型的行业了,这是非常好的一个事,设计之余,把一些经验写成教程,然后再传授给航空院校和喜欢这个行业的同学们!


记者:我看过你的简历,您2005年还做过国防学院无人机室的副主任,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之后离开了法院的公职,这些有什么联系吗,你是怎样思考的?

刘宾:其实,我设计的无人机只是基础的飞行平台,目标是使它飞行更稳定、抗风能力更强、任务载荷更大、留空时间更长。很多应用的想法其实还是根据用户的要求来定做的,2004年,应国家武装部和国防学院的项目要求,我赴京为北京警备区设计数字化应急指挥车的中继飞行平台部分,开始和军方有了深度的接触,并得到了警备区首长们的重视,200511底项目完成,在北京军区参加首都防空作战系统的演习,时任北京市委书记、中国奥组委主席的刘淇同志在听完我们的项目设计及飞行演示后说,‘刘宾的飞机不错,可以用在我们的奥运会安保上吗!’。之后国防科技学院邀请我出任无人机室的副主任,负责主持无人机直升机的设计工作,那时无论是海南岛还是吉林的白城军演场地上,天上总能看见我设计的无人直升机,和军方奔波在国内的不同地点,这样的生活与原来的法院工作肯定有所冲突,12月末我在国防大厦看了凤凰卫视关于陈天桥创业的访谈后给沈阳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我说‘爸,法院的工作太影响我的设计,我不想干了!’,记得当时父亲回答的也很简单‘这事你想好,法院的工作环境也不错,自己创业不容易,到时候别埋怨父母就行,如果实在不想干,就回法院辞职吧!’,第二天我返回沈阳,到法院政治处就把辞职报告交了,这事让领导们惊讶不已,话说,惊讶的还不止院领导,法院正式干警归组织部管,可能法院主动辞职的也不多,也知道手续怎么办,直到半年之后离职手续才全部办完,这半年时间,几乎都在奔跑在国内的各大军区,用空中飞人来形容不足为过,早上在上海吃过早餐,中午就到北京参加评审,下午再返回上海准备晚上赴贵州,尽管看来非常的繁忙,但实际可以安心设计飞机的时间并没有增加,都扔在各地的奔波中了,而这种生活并不是自己所期待的,2006年正好中科院承担了第二十四次南极科考机器人研制项目,分别是冰雪面移动机器人和雪龙号导航机器人,沈阳自动化所找到了我,因之前科考队的领导来沈阳看过我的设计,所以也没啥惊讶的,正巧自己对到处奔波的生活有点疲惫,期待更多的自由设计时间,此时中科院又来邀请,前提条件是保险和待遇不变,我可以不去坐班,工资我也不要,有项目和试验的时候再过去,这样我的工作关系就直接从法院调到了中科院,设计的时间也更为的自由,加上年龄和兴趣的关系,精神头很强,做事还充满了激情,当时韩主任通知我要随24次南极科考队去南极做飞行器的测试,我国科考队去南极通常在选择在11月份,这个月份正好是南极的夏天,平均气温在零下十几度左右,于是我带着厂长提前一年在三九天就开始做适应训练,沈阳此时的气温是零下二十几度,带着羊皮手套十分影响导航直升机在地面操作的手感,于是就在手指关节和掌心的位置剪了数个窟窿,一个月后发现,手指的关节已经冻出了关节炎了,现在阴天下雨的时候还有疼痛,还不能到外面瞎嚷嚷,要不对象的都不好找,那时就是年轻气盛,其实像我这样为国家做出牺牲,国家还不知道的人肯定还大有人在,对于那副手套,我一直保存着,现在在工人村内的无人机收藏馆内就能看到实物。

那段时间也是我年少轻狂的一段时间,自己的思想有点无法无天,身边接触的也是无数的将军和科研院所的负责人,到各地也被当成是中央领导来接待,而当时自己只有28岁,甚至自己狂想过,自己28岁就是中科院的研究员了,还是国防学院的教授和学科带头人,周恩来28岁才是黄埔军校的政治处主任,我这辈子的虚名混的还行。当时对人生的意义并没有深刻的领悟,现在我对自己那段时间的评价是,那时候就是一个除了直升机啥也不懂的小B崽子,不过那个时候的设计时间和设计经费还是挺充足的。

记者:2006年以后你开始了自己所期待的自由设计时期,这段时间您有哪些自己满意的设计吗?

刘宾:其实我的设计都是有所关联的,这种设计从来就没有间断过,如果说当时的甲醇动力直升机是第一代产品的话,那我们2006年后就加速完成了我的第二代产品-汽油动力直升机的定型工作,攻关第二代直升机的动力燃料问题,以甲醇作为燃料,瞬间的爆发力可以,但是并不适合更大的任务载荷和长时间的飞行,长时间飞行由于发动机温度过高,时常会瞬间的发生动力丧失的情况而引起意外发生,而汽油直升机则有着任务载荷大,留空时间长的特点,2005年,因日本雅马哈公司违规向中国出口110公斤级气油动力农用无人机受到了日本政府制裁,日本政府的理由是中国可能会将其军用,且中国没有研发汽油动力无人直升机的能力,中国政府外交部随后发表了声明,这是当时挺重要的一个外交事件,尽管表面上看起来是民间的一场纠纷,但确实刺痛了我们,中国当时确实没有汽油动力的无人直升机,而且日本政府随后又严禁汽油动力无人机出口中国,于是当时我就提议立项制作中国人自己的汽油动力无人直升机并取得了研发资金支持,当时没有小级别的航空发动机做结构论证,我们就用剪草机的发动机,把我竞技直升机的模具进行了改制,经过一年的折腾,这款直升机终于上天了,随后根据发动机的功率重新设计的齿轮比,终于完善了这款设计,2006年我们已经有途径取得条件成熟的航空发动机了,于是与我们的汽油直升机结构进行联调,2006年底,中国人设计的第一款汽油动力无人直升机终于起飞了,并交给了它的第一位用户-中国核物理研究所。

第二代汽油动力无人直升机才是工程无人机实际应用的基础,之后我们根据这款平台陆续设计出了吉林的消防特勤救援用无人直升机、山东的公安警用直升机、新疆的反恐直升机、机场的驱鸟直升机、安保的空中监控直升机等,后来美国的IBHS公司由联邦政府资金支持从我们这定购了飓风灾害评估用的无人直升机,这些都是比较典型的设计,2006-2008年也是自己设计百花齐放的几年。

记者:您说的2006-2008年是百花齐放的几年,后来遇到了一些变故还是设计思路有所转型呢?

刘宾:2008年应该是个转折,中国汶川和青海相继发生了地震,我们应国家地震局地壳所的邀请开始研制灾害防治无人机,水利部也邀请我们制定黄河凌汛监控直升机的设计方案,而竞技直升机方面,竞技飞机方面我们组建了飞行俱乐部,还邀请了飞我直升机多年的央视节目主持人朱军担任我们飞行俱乐部的名誉主席…… ,但我想说的是,当时的摊子铺大了,自己的欲望也开始膨胀,于是自己一个人背个包,一句话俄语不会,就用半生不熟的英语飞莫斯科,准备在国外再做个分公司开拓个市场,考察后才知道,自己无非就是井底之蛙,很多事自己都不懂,一些灰色通关的运作就会把自己置于死地,市场和设计完全是不同的概念,回国之后,也是一堆影响自己的事发生,首先,尽管自己的设计服务于奥运安保,但这东西落在别有用心的人手中就是一种作案工具,为了确保奥运安全,于是自己俱乐部的直升机在奥运会期间被全部封存,而之前自己对政策风险几乎没有考虑;接下来,在一次政协组织的区长座谈会上,自己提出过一些无人机市场化的问题,区长也觉得一些好的设计总停留在实验室也不大好,并希望协助我们与各部门沟通,次日,区长办公室打来电话,希望我能提供一些技术资料和简介,忽然我才意思到,自己的思想还停留在自己的头脑中,甚至连一些能说明白这些事的文档都没有,顿时觉得自己需要做的事太多了,离走入市场的距离还很远;如果安心搞自己的设计呢?年底我有一个相关的设计申请国家项目资金支持,但意外的发现,以前一家与我有所合作的科研院所已经用我的设计申请了该项目并申请了相关专利,于是针对此项目,我提出了更加完善的设计解决方案来应对专家的答辩,但答辩的时候,专家的问话确是:‘你们单位有几个博士?你是学什么专业的?’,于是,这家曾有过合作的科研机构顺利的用我以前的设计思路拿走了国家的项目资金,这对只想安心搞设计的我来说打击是十分的巨大的,我必须重新来审视自己,如果自己连自己的设计都保护不了,谁又能保护你呢?而离开了国字头的研所自己就是那么的弱势,而我就是个失败者。

记者:经历了这些事之后,你又是如何来调整自己的呢?又做了哪些事情来应对呢?

刘宾:作为一个设计者来说,我希望我的设计在得到社会承认的同时也同样能够得到社会的尊重,你自己做的又是一个冷门的行业设计,往往在与大院所合作的同时你可能连最基本的知识产权都说不清楚,于是2008年,我写了我人生中的第二份辞职报告,辞去了中科院的所有关系,同时注册了我以无人机设计为主的公司,这意味着我不但放弃了法院退休后的每个月按时发放的工资、也放弃了中科院给我的医保、养老和住房公积金 等等,为了自己的飞行梦想,我是没有退路的!只能坚定的走下去,自己来养活自己。

似乎我一下从一位国家新兴行业的引导者变成了以谋生为目的的人,但事实上我已经开始给自己定位,我不嫖不赌,也不抽烟,也不用房贷车贷,收入只要够自己吃喝就行,给我支撑的只有梦想;第二,我开始给自己的产品定位,没能保护自己完全是自己的责任,而一款经典的设计永远不怕被别人所模仿,于是我开始设计我的第三代直升机。

第二代无人直升机比照第一代的甲醇直升机,尽管燃料不同,但仍然是一层主旋翼的结构,安定性和易操作行都很差,同时需要飞行员很长的适应时间才能飞行,尽管有些机构计划用平衡仪飞控之类的电子产品来解决姿态问题,但实际应用的时候电子产品往往总受到温度等自然条件的影响,总不会如机械部分稳定,而且飞控的价格通常在20-60万之间,附加在无人机上民用市场很难被推广。

于是我开始谋划设计一款共轴直升机,因为它的任何载荷能力、操作的安定性都是非常强大的,很多国家,包括我国第三座南极科考站昆仑站的建站器材都是由它来完成的,但共轴结构一直被俄罗斯所掌握,国内一直没有比较成熟的可变距共轴直升机结构出现!

因为是全新结构设计,手里的资金加在一起远远不够研发所需的费用,我集中一二代无人机的库存产品,同时放弃第一代竞技直升机的生产,完全按照生产成本销售,一颗螺丝2元钱都挣,而自己花每一元钱都精打细算,够了启动资金,图纸做过局部论证就开始申请相关的专利,力求用专利网保护好我的新设计方案。如果你以为这么多年的生产和资金积累可以轻松应对一个产品的研发,那就彻底的错了,这不是简单山寨的问题,甚至基础原理都要自己来验证它的可行性!

记者:看来确实是个非常重要的决定,这时你又遇到了哪些困难呢?

刘宾:首先这是一个全新的设计,没有现成的图纸给你参考,网上和图书馆也很难找到相关技术性的只言片语,尽管之前有着十余年材料和加工上的经验,但现在你连可以参考的东西都没有,后来我们找到了俄式共轴的航向控制原理,就是两层桨,通过两层桨的螺距差来控制航向,接下来就开始思考俄式共轴的结构,无人机为了保持安定性,通常需要个副翼,而我能想通的共轴结构,在下层如果有副翼就很难实现共轴的设计思路,于是我开始制作论证机型,采用90CCPM运动的无副翼系统,这是之前从来没听说过的设计方案,经过数个月的冥思苦想,终于测飞成功,尽管直升机控制性不尽人意,但能实现飞行动作控制就说明我的共轴直升机设计是有实现的可能的,当时我还不清楚这离共轴的顺利飞行还是有段距离的!

当这款两层主旋翼的论证机组装完成后,就进入了电子产品联调阶段,很多调整方法和传统的调整方式也不同,螺距和油门的曲线也是特殊设置,一番调测后,终于启动了我们的发动机,这时,直升机的表现和我们预想的并完全不同,前几次试飞,直升机的转速时高时低,甚至发生莫名其妙的坠机事故,而每次发生意外,直升机的主旋翼是必损无疑的,尽管是论证机,一副主旋翼2300元,两副就是4600元,加上其他损耗每发生一次意外就是五千元左右没有了,因为是新结构,有些原因是通过很长时间的思考才能想出来的,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找不出原因来,最后发现意外的主要原因竟然是采购的时候选用了假机油,同时经济损失也是比较大的,以至于后期我们竟然没有钱来制作起落架,干脆钉了一个木头箱子在直升机下面替代,幸好共轴直升机的起飞重量比同级别的直升机大,否则也要别人家笑掉大牙了!

发动机稳定后,共轴直升机的悬停优势就开始体现出来,进入悬停状态后,稳定性巨好,但变距调整航向后,便开始出现周期性的摆动,我们无论怎样调整直升机的精度,仍然没有解决,如果增加电子陀螺仪来控制,那么成本和调整都是一个麻烦事,于是我开始查找相关的设计,后来发现某航空院校仿制的饿式共轴在测试的时候也发现了相同情况。

如果是结构的问题,俄罗斯的卡系列共轴直升机的航向控制也是存在隐患的,于是开始深入的查找相关资料,俄罗斯也承认,在急转向的时候会有隐患发生。而自己辛辛苦苦、投入了自己全部家当来制作的共轴设计意味着也是失败的!整个下午我一句话也没说,但我的思路很清晰,如果继续按照传统的方法来走下去,自己就走入死胡同了,设计直升机不一定要按照传动的概念来制作,甚至它可以不像个直升机,当初自己设计共轴直升机的目的,就是让它的操作更容易,任务载荷更大,既然共轴的载荷优势有,那我们就保留,航向控制有问题,我们就改变更安全的尾旋翼转向工作原理,晚上我打电话给厂长谈了自己的想法,于是第二天马上开始动工,很快,这款具有两层主旋翼,带着尾旋翼的不论不类,不符合国际上共轴直升机概念的共轴直升机就诞生了。

这样的设计完成后,发现不仅操作简单,而且安定性也更好了,转向的时候也非常的方便,双层主旋翼做功同步,即使有一层主旋翼发生意外毁损,它也可以像传统直升机一样飞行,即使尾旋翼发生毁损,机体也不会转动,因为反扭力对等,还可以利用左右侧飞通过大转弯半径使直升机飞回基地,这样一来,反倒比传统的共轴直升机更加的安全,于是我把这款复合了尾旋翼的共轴直升机设计叫做共轴反桨直升机。

设计完成后,很快就得到了空军领导们的密切关注,并得道了空军装备部航空装备研究所专家的认可,为了尽快的让这款设计投入实用,进行配套的软件技术研发,我在天津大学设立了无人机联合实验室,聘请航空专家们参与设计,同年我的共轴直升机设计项目被列入到政府资金支持的科技项目之内。

设计后期,共轴的设计理论越来越得到专家们的认可,20129月,我们的复合式共轴反桨直升机设计在国际无人机设计大赛中与160余家专业航空院校竞争,取得了非航空类院校设计的第二名,名次仅拍在中国航空博物馆之后,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许其亮同志参观了设计后也给予了高度评价、中航工业总公司林左鸣总经理和宋庆铃基金会胡启立同志为我们颁发奖杯。

记者:在您的设计得到专家的认可之后,还有什么质疑的声音吗?

刘宾:因为当时参加国际无人机设计大赛的有美国、韩国等,还有国内凡是和航空有关联的院校和飞机设计公司都参加了这次比赛,竞争对手的势力也非常的强大,而我们是唯一获奖的民间实验室,这是我们扬眉吐气的一场比赛,当时来自俄罗斯的军事观察员指着我飞机旋翼头上的“ABINGE”标识问我,这是英国ABC公司生产的吗?我可以骄傲的告诉他,不,这是中国的阿宾哥设计。如果谁再怀疑我们的设计能力,我还可以很自豪的告诉他,‘怀疑我们的设计能力,您可以看看我们的竞争对手是谁吗’!

    后期我们还做过复合式共轴反桨直升机的空中熄火测试,即直升机在空中发动机熄火后的降落过程,传统的直升机只有一次通过经验来完成的熄火降落机会,失败后直升机就是一个自由落体,而我们的直升机在熄火后,可以保持姿态的平衡来实现安全降落,这也暴露了俄式共轴直升机在出现意外时,它的转向结构是很难使其保持姿态,后来我在北京和专家们探讨过这个问题,当时有些专家表示没听说过俄式共轴出现过这种情况,但可能是我的乌鸦嘴,就在讨论的1周之后,我国南极科考队从俄罗斯购买的,飞行时间还不足60小时的俄式共轴直升机就失事了。其实我们有时候是可以多听听质疑的声音的,这对我们有好处。

而对我质疑声最大的时期,倒是在中央电视台对我设计的几次专题报道之后,网络上各种稀奇古怪的声音就出来了,而大多是分不清玩具和工程飞机的人,几乎没有能为你的设计提出什么改进意见的人,这很遗憾。从另外一个角度思考,国家对这方面的科普教育还是欠缺的,现在经过政府的帮忙协调,免费为我们提供了2处场馆进行无人设计的展示工作,同时我也在捐助一些学校的无人机科普器材,也是希望自己能为这个行业知识科普做一些贡献。

记者:在您的共轴设计成功后,你还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吗?

刘宾:以前有设计思想,有人会说你在自卖自夸,所以我们都是通过科技情报研究所来查找技术的先进性,然后是通过各种设计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目前这款复合式共轴反桨技术已经成熟,在很多民用领域都可以应用,另外操作也比目前市场上可以见到的单旋翼无人机控制简单,它的悬停优势就已经体现出来了,我只希望能够尽快的让中国人能实用上这款设计。在验证机出来之后,有些风投公司也找到过我,提出代理我全系列产品的事,这样就能把设计和销售分开,我就能安心我的设计工作了,但按照推广计划,我的共轴会作为高端设计,暂时几年内不会向市场推出,这样觉得就和自己把好技术尽快实用的事给耽误了,于是就谢绝了相关投资,从市场运作的角度来说没有问题,但从个人情感的角度来说,还是比较叛逆的。

经过一年的努力,共轴直升机针对工程用户单位进行了小规模的试产,在收到大家广泛关注和好评的同时,我们也发现,过来参观和学习的单位用户太多了,自己的无人直升机立项、生产、学术、研发、销售、应用、服务几乎全部要自己牵头,忙得有点喘不过气来,而除了研发之外都不是自己的强项,与科研院所的合作又必须要放弃自己的知识产权,幸好现在有几个有能力的朋友加入了团队,分别来进行市场的推广和售后工作,目前自己又可以安心的进行自己的自由设计工作了!

目前,我们正在将复合式共轴反桨无人直升机的技术向载人直升机上过度,全长六米的共轴直升机论证机已经加工完成,我们希望这种设计能够更好的服务国人,不枉此生来过世间一次已经知足了!